瘫痪8年后,马斯克的首个脑机接口人类植入者,正在用念力玩文明6

一名因潜水事故导致肩部以下瘫痪八年的 29 岁男子,正在借助脑机接口设备重温在线国际象棋和杀时间大作游戏《文明 6》。

瘫痪8年后,马斯克的首个脑机接口人类植入者,正在用念力玩文明6

这是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 最新一场直播的内容,迅速吸引了五百万多人围观。

瘫痪8年后,马斯克的首个脑机接口人类植入者,正在用念力玩文明6

在九分钟的简短直播中,Neuralink 首位人体受试者 Noland Arbaugh 先是进行了自我介绍,并表示自己可以使用 Neuralink 设备玩在线国际象棋和视频游戏《文明》。

Arbaugh 使用一把特制的椅子坐在笔记本电脑前。当他试图控制一盘棋时,双手仍然放在椅子的扶手上:

瘫痪8年后,马斯克的首个脑机接口人类植入者,正在用念力玩文明6

「这并不完美。我想说我们遇到了一些问题。我不想让人们认为这是旅程的终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Arbaugh 在 Neuralink 工程师 Bliss Chapman 旁边说道。但脑机接口已经为他的生活带来了许多改善,比如终于不用依赖家人就能玩几个小时的视频游戏了。

原本的身体情况限制了他参与最喜欢的电子游戏《文明 6》的能力,因为每次只能玩几个小时,然后需要家人的帮助来重新调整坐姿。

「我基本上已经放弃玩那个游戏了,」他补充说这是一个「大型游戏」,需要很多时间坐着不动。

有了脑机芯片之后,躺在床上玩几小时的视频游戏不成问题。如果说仍有限制,那就是在连续玩 8 个小时的视频游戏后,必须再次为设备充电。这对于经常「一局到天亮」的《文明 6》来说,确实还不太够。

在直播中,Arbaugh 描述了学习如何使用脑机接口的过程:「我会尝试移动,比如说,我的右手向左、向右、向前、向后移动,从那时起,我觉得开始想象光标移动变得很直观。」

他说:「如果你们能看到光标在屏幕上移动,那或许就是我。」

虽然直播中包含的细节相对较少,但 Neuralink 工程师在视频中表示,未来几天公司会发布更多信息。

脑机接口研究的重要一步

Neuralink 由马斯克在 2016 年创立,目前正在开发一种被称为脑机接口的系统,它可以从大脑信号中解码运动意图。该公司的初步目标是让瘫痪者只用意念就能控制光标或键盘。

此次直播,使 Neuralink 成为了真正发布人脑植入证据的公司之一。另外发布过证据的两家公司 Blackrock Neurotech 和 Synchron 领先多年,三家公司各有不同的做法,同时这一赛道也涌入了不少初创公司。 

比如,Neuralink 的一位联合创始人于 2021 年离开公司,创办了竞争对手 Precision Neuroscience,去年 6 月开始了一项人体临床研究。 

而 Neuralink 遭遇了严格的审查,部分原因是其创始人马斯克也是特斯拉和 SpaceX 的首席执行官,且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Neuralink 去年获得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的绿灯,可以继续进行初步人体试验,并在秋季开始招募瘫痪者来测试该设备。

但到目前为止,Neuralink 公司几乎没有透露这项研究进展的细节。

马斯克在 1 月份的一篇 X 帖子中宣布,第一个人体试验对象已经接受了 Neuralink 的植入物,并且「恢复良好」。

瘫痪8年后,马斯克的首个脑机接口人类植入者,正在用念力玩文明6

2 月 19 日,马斯克在 X 上的 Spaces 音频对话中回答了有关参与者情况的问题:「进展良好,患者似乎已完全康复,没有出现我们所知的不良影响。患者只需通过思考就能在屏幕上移动鼠标。」

Neuralink 的设备通过该公司开发的手术机器人植入大脑;一旦植入成功,它在外观上是不可见的。为了分析大脑信号并将其转化为输出命令来控制外部设备,Neuralink 还设计了专门的软件。

Arbaugh 的此次直播似乎打消了人们对设备安全的顾虑:「我想,没什么好害怕的。手术非常简单,一天后我就真的出院了。」他还表示手术后没有认知障碍。

争议中前行的脑机接口

一些神经科学家和伦理学家批评 Neuralink 之前的试验缺乏透明度。2021 年,Neuralink 发布了一段视频,展示一只植入其设备的猴子通过心灵感应玩电子游戏,引起巨大轰动。美国动物保护组织 PCRM 曾对 Neuralink 提起诉讼,指控其「虐待」试验中使用的猴子。

瘫痪8年后,马斯克的首个脑机接口人类植入者,正在用念力玩文明6

Neuralink 回应称:「多只猴子在参加试验之前健康状况就已经不佳,即将被实施安乐死。所有新的医疗设备都必须先在动物身上进行测试,然后再在人体上进行测试。这是 Neuralink 无法逃避的规则。但我们绝对致力于以尽可能人道和道德的方式与动物合作。」

相比于动物,人类受试者参与试验在伦理方面会带来更大的挑战。Neuralink 尚未透露将参加此次初步人体试验的受试者数量、试验地点或将进行的评估。

值得注意的是,Neuralink 尚未在 ClinicalTrials.gov (一个包含涉及人类受试者的医学研究信息的政府存储库)上注册。

据专家称,即使脑机接口设备被证明可安全用于人体,Neuralink 仍可能需要十多年的时间才能获得商业使用许可。

除了 Neuralink,其他几家公司也在竞相将脑机接口商业化。例如,Synchron 正在开发一种类似支架的装置,试图将其插入颈静脉并向上移动,使其紧贴大脑。相比之下,Synchron 的血管介入方式有着比 Neuralink 更高的安全性,Neuralink 需要切入人体颅骨进行设备植入。

Synchron 曾为 ALS 患者植入其脑机接口设备 ——Stentrode。接受 Stentrode 植入物后,参与者可以使用计算机通过文本进行交流并完成日常任务,比如在线购物和办理银行业务。

瘫痪8年后,马斯克的首个脑机接口人类植入者,正在用念力玩文明6

                         Synchron 的临床参与者通过使用他的思想以数字方式控制他的计算机来进行交流。

然而,FDA 尚未批准任何脑机接口设备,它们都还处于实验阶段。

参考链接:https://www.wired.com/story/neuralink-implant-first-human-patient-demonstration/

https://www.sohu.com/a/535904499_121181007

© 版权声明

关注公众号,免费获取chatgpt账号
免费获取chatgpt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