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岁法国概率论大佬获阿贝尔奖,陶哲轩:他的知名度理应更高

从青少年时期饱受失明的恐惧,到之后求学、享誉学界并获得各类奖项和荣誉,2024 年阿贝尔奖得主 Michel Talagrand 一路走来诸多不易。

今天,挪威科学与文学院公布了 2024 年阿贝尔奖获得者 —— 来自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前研究员、数学家 Michel Talagrand。

他的获奖理由为「对概率论和泛函分析做出了突破性贡献,以及在数学物理和统计学领域的杰出应用。」

72岁法国概率论大佬获阿贝尔奖,陶哲轩:他的知名度理应更高

在接到宣布自己获奖的视频来电时,72 岁的 Talagrand 还以为是老同事要与自己开个普通的会。他直呼难以置信,并喜极而泣。

72岁法国概率论大佬获阿贝尔奖,陶哲轩:他的知名度理应更高

                            图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DIqCN7E7VA

阿贝尔奖以挪威数学家 Niels Hendrik Abel 的名字命名,自 2003 年起,该奖项每年颁发给为数学界带来重大影响的人。阿贝尔奖奖金为 750 万挪威克朗(约合人民币 513 万元)。阿贝尔奖与菲尔兹奖、沃尔夫数学奖并称为国际数学界「三大奖」。

我们首先简单了解一下本年度获奖者 Talagrand 的过往经历。他 1952 年出生于法国,1977 年获得巴黎第六大学数学博士学位,并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工作过几年。他是法国科学院院士,获得过无数奖项,包括 2019 年度邵逸夫数学科学奖。

此次 Michel Talagrand 因其在概率论和随机过程方面的工作而获奖。他的突破性发现在于研究和理解人们看到的随机过程。在当今世界,对随机现象的深刻理解至关重要,比如随机算法支撑着天气预报和大语言模型。此外,Talagrand 的大量工作致力于理解和利用高斯分布。人们的一生都在遵循高斯分布,从婴儿出生到考试成绩等看似随机的事件都在严格遵循高斯分布

更具体来讲,Talagrand 主要在以下三个领域做出了突破性成就

  • 首先是随机过程的上确界(或者最小上界)随机过程产生一系列随机值,上确界是这些值的集合中预期的最大值。举例而言,如果冲击海滩的波浪高度是一个随机过程,那么「了解明年冲击海滩的最大波浪可能是多少」是有用的。

  • 其次是集中度量。从反常识的角度来看,当一个过程依赖于一系列不同的随机性来源时,不同的随机因素可能会相互补偿并产生更可预测的结果,而不会变得更复杂。Talagrand 对此给出了尖锐的定量估计。

  • 最后是自旋玻璃。抛开抽象的概率论,自旋玻璃是一种特殊的物质形态,其中原子可以自行排列,这种现象最初很让物理学家感到惊讶。Talagrand 利用他的统计学和概率论知识证明了自旋玻璃物质行为的极限,并因而完成了 2021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Giorgio Parisi 获奖工作的证明。

著名华裔菲尔兹奖得主陶哲轩对 Talagrand 获得 2024 年阿贝尔奖表达了祝贺。他认为,在概率学之外, Talagrand 的知名度应该更高。

Talagrand 开发的强大、深刻、通用和非显而易见的概率工具给陶哲轩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是集中不等式(在非常普遍的设置下提供了集中度量估计,无需明确要求高斯分布、鞅结构或 Lipschitz 依赖性等其他标准假设)和主要度量定理(对于高斯过程上确界的预期大小,尤其就该过程的几何表达而言,给出了非常精确但又高度不直观的答案)。

72岁法国概率论大佬获阿贝尔奖,陶哲轩:他的知名度理应更高

从不介意自己的研究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Talagrand 获奖无数,1995 年获得 Loève 奖、1997 年获得费马奖、2004 年被选为法国科学院院士,2019 年获得邵逸夫奖。

但 Talagrand 的成长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出生时便被确诊患有先天视网膜缺陷。他和妹妹在里昂长大,父亲是数学教授,母亲是法语教师。上小学时他并不喜欢学习,但唯独对科学比较感兴趣。在他 5 岁时,他的右眼因视网膜脱落而失明;15 岁时,他的另一只眼睛出现了三处视网膜脱落情况,这一变故迫使他在医院住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当时他眼睛缠着绷带,非常担心自己会失明。

住院时父亲每天都来看望他,教他数学,可能就在那时,他喜欢上了数学。「这就是我学会抽象的力量的方式,」Talagrand 在 2019 年赢得邵逸夫奖后写道,这是 Talagrand 获得的另一项重大数学奖项,奖金为 120 万美元。(现在,Talagrand 打算用这笔奖金的一部分,连同他获得的阿贝尔奖金,设立一个奖项,以表彰年轻研究人员在数学领域所取得的成就。)

康复期间,Talagrand 缺了半年课,这段时间他非常担心自己会失明,但在家人的鼓舞下,开始专注于学业。他在数学方面表现出色,1974 年,他在巴黎国家科学研究中心 (CNRS) 获得了研究职位,并于 1977 年完成了博士学位。他的工作一直持续到 2017 年退休。在此期间,他逐渐对概率产生了兴趣,发表了数百篇有关该主题的论文。值得庆幸的是医疗技术的发展,激光手术让他摆脱了随时可能失明的痛苦。

72岁法国概率论大佬获阿贝尔奖,陶哲轩:他的知名度理应更高

                         Talagrand 出版的书籍

在他的职业生涯早期,曾与 Gustave Choquet、Gilles Pisier 和 Vitali Milman 展开合作,并受到他们的影响。

他的妻子 Wansoo Rhee 是俄亥俄州立大学管理科学系的退休教授,两人是在他第一次去美国旅行时认识的。他们有两个儿子。

回到 Talagrand 的研究领域,他的数学风格不同寻常。他从不介意自己研究的小问题作为进一步重大发现的垫脚石。他曾这样描述自己的方法:「保持谦逊,从简单问题开始理解是有帮助的。通常在研究一个猜想时,经验告诉我交替尝试证明它和试图反驳它是很有帮助的。进步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跳跃式的,很像是拼凑两片拼图,这几乎是瞬间实现的。现在你看到了,而在那之前你没有看到。在这样的进步之后,你可能会对问题有一个更清晰的视野。」

72岁法国概率论大佬获阿贝尔奖,陶哲轩:他的知名度理应更高

Talagrand 的职业生涯始于研究高维几何空间,「十年来,我一直没有发现自己擅长什么,」 但他并不后悔选择这条难走的路,这最终引导他走向概率论。

曾经,Talagrand 花了 15 年时间开发了一种称为 Generic Chaining(通用链接)的技术,该技术应用非常广泛,不仅限于概率论和统计学,还包括计算机科学中的算法分析、经济学中的风险评估、以及其他需要精确估计随机过程行为的领域。

在 Talagrand 的研究过程中,他会一次又一次地进行回顾总结,从各种角度思考一件事,最终,他总会提出一个洞见,然后成为每个人都在使用的研究。

「我喜欢对简单的事情进行很好的理解,因为我的大脑反应很慢,所以一件简单的事情我会想很长一段时间。」Talagrand 表示,在他看来以一种纯粹的方式深入理解某些东西,会让理论变得更加容易。然后下一项研究从这个基础上开始,按照自己的方式取得进步。

作为一名多产数学家,Talagrand 一直专注于揭示和理解问题的最基本层面。在他个人网站上列举了几个现在还未解决的数学难题,并且他用自己的收入来为解决这些问题人提供奖金,奖金从 1000 到 5000 美元不等。

最后,我们祝贺老爷子获得了今年的阿贝尔奖。

参考链接:

https://abelprize.no/article/2024/michel-talagrand-awarded-2024-abel-prize

https://www.quantamagazine.org/michel-talagrand-wins-abel-prize-for-work-wrangling-randomness-20240320/

© 版权声明

关注公众号,免费获取chatgpt账号
免费获取chatgpt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