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要花多少钱,才敢说自己在做数字化转型?

AI行业动态4个月前发布 ainavi
4,676 0

To live well, a nation must produce well.

没有制造业,中国不会成为全球第一贸易大国、第一出口大国和第二经济规模大国。未来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如何仍然取决于制造业能否从大到强。

中国制造业目前最大的尴尬是,低端产业面临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竞争,高端产业又面临德美新一轮的挤压(著名经济学家马光远语)。过去几年,许多中小企业在继续增强的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中沉浮

危与机并存。在这些经济体中承重的地基身上,一些新的演化现象也在悄然发生、扩散。

工厂要花多少钱,才敢说自己在做数字化转型?

「微笑曲线」 一直被人们广泛使用。就制造的供应链而言,它往往用来表明,产业链前端的专利 / 技术和后端的品牌 / 服务的增加值最高,而处于中间环节的制造,增加值则最低

但是有一批企业重新走出微笑曲线的困局。从企业内到外、企业到企业、企业到消费者,几千供应商、几十亿的产量协同起来撸起袖子干,造就出一幅独特的中国数字化群像。

一、从生产到交付只要 3 天:产业链紧密协作的秘密

小小一根拉链,一个拉头、两条链带,短则 3-5 厘米,最长超过 20 米,涉及 133 道工序。

「业态变了」,这是浔兴拉链 CIO 林宇对最近两三年鞋服行业的最大感受。浔兴也是 SHEIN(希音)、迪卡侬等企业的战略合作伙伴。

十年或者更久之前,交期这个概念在行业中不是那么敏感。但今天要想拿下订单,交期的重要性越来越大,甚至超过价格。谁快,甲方就向他拿货,哪怕贵一点点。

SHEIN 这类快时尚企业的出现,将「小单快返」推向极致。经济学人曾在一篇文章中援引特拉华大学学者陆圣的计算,「去年 SHEIN 在美国推出了 130 万个新款,Zara 有 3.5 万个,H&M 有 2.5 万个」,而且 SHEIN 的价格要比其他两家还要便宜「40%-60%」。

不难看出,SHEIN 、ZARA、H&M 之间的竞争本质上已不再是单一企业之间的 PK,而是一条供应链生态(平台为核心)与另一条供应链生态的竞争,是供应链上无数家企业的「跨企业协作速度」

林宇说,原来订货会时代,订单都是几千、几万条拉链,现在,最小的订单只要十几条拉链,服装行业叫试单,先看好不好卖,试单好的时候,才会增加订单。

浔兴拉链收到 SHEIN 的订单,有几十条、几百条的,订单像「股票价格一样跳动」,倒逼像浔兴这样的辅料供应商适应小单快返,这就需要浔兴与客户、上下游供应商敏捷协同起来。

SHEIN 的数字化能力强,浔兴怎么办?浔兴是 SHEIN 庞大产业链中的一环,与 SHEIN 的合作,带给林宇很大启发:数字化,能做跨企业合作的

就拿浔兴敏捷响应海外客户的订单来说。海外客户占了浔兴客户群体 30% 左右,随着服装产业链外迁东南亚,浔兴产品出口亚洲比欧美份额更大。而且,国外客户对速度要求越来越快,2-3 天就要交货,浔兴拉链只能走空运物流。拉链利润很薄,浔兴算了一笔账,每年光是给空运物流的运费,要花将近 1000 万。

浔兴曾接过一个孟加拉国的紧急订单,三天交货,只能走空运。以往做法是,业务员挨个儿给供应商打电话,联系完之后,还要发邮件。一天下来,业务员其他工作都干不了。

最麻烦的是空运是非标,价格和股票一样实时变化,等浔兴准备决策时,最便宜的那家可能又涨价了。也可能仅有一两家供应商回复,价格还不便宜,交货迫在眉睫,嫌贵也得硬着头皮选一家。

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价性价比最高的空运物流商,把拉链运出去?和 SHEIN 等大客户合作让浔兴打开了思路。2022 年企业微信推出「上下游」功能就很好解决了这个难题:

首先,「上下游」功能可以让不同企业的人,都拉在一个通讯录里,就像同一家企业的同事一样。这样一来,浔兴拉链和物流供应商沟通,就不用打电话,也不用额外加微信好友,在企业微信的上下游通讯录里,就能非常快地找到对方。

而且企业微信的上下游通讯录,还能做到把供应商和供应商之间进行隔离,他们之间是不能互相说话的,杜绝了这中间产生控价等人为干扰。

其次,通过「上下游」功能还可以「共享应用」。浔兴自己开发了一套「物流比议价系统」嵌入企业微信,不需要每个供应商再下载和配置,只要用「上下游」功能,就可以把这套系统共享给所有的物流供应商。每天,浔兴在上面发当天的空运物流需求,物流公司马上就能收到通知,各自在上面给出他们公司的报价,浔兴就能立即看到谁的价格最好,做出决策。 

工厂要花多少钱,才敢说自己在做数字化转型?

于是,浔兴通过企业微信上下游和 10 家密切合作的物流供应商敏捷协作。「有要发往国外的紧急订单,我们就在企业微信上填完单,发到群里,哪怕承运商出差在路上也能直接抢单。」林宇介绍说。

以前得花 1 天,现在 20 分钟内就能完成询报价,锁定最优解,运输成本节约了 20%,节约了将近 200 万元。

过去我们总认为交付速度慢是制造环节引起的,其实不是。林宇说:「咱们中国的工厂,要说生产效率,其实已经是世界顶尖了,但我们还有一个环节做的是不够好的,那就是工厂和工厂之间的协作。」

站在企业微信的角度,无论流转的是一句语音、一个表格还是一个小程序承载的订单信息,都会被抽象为「信息」,而信息流转正是他们最擅长的工作,跨企业的协作也是如此。

在新模式下,浔兴的和供应链上不同企业合作,就像拉头通过码钩,咬着整齐的码带,轻轻一拉,流畅丝滑。

二、灯泡与水管:谁说制造业不能直接链接消费者?

随着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增大、海内外需求锐减,「中国灯都」广东中山市的古镇,这个曾「遍地黄金」的地方,不少企业正在生存边缘挣扎。

中国制造的苦都是类似的。一根拉链、一个灯泡、一根水暖管、一双鞋,企业都有大规模生产「标品」的能力,但「标品」门槛都不高,很难卖出品牌溢价。抢市场拼的就是价格,最后割的还是企业自己的「肉」

LED 技术出来这么久,行业还没有新的技术出来,也想象不出未来会有什么样的技术,「门槛极低、成本压缩得极低,产品侧已经没机会了。」雷氏照明 CIO 刘之瀚认为。经过 25 年风雨洗礼,雷士照明从一间小厂崛起为照明行业的巨头。现在,从一个个「卖灯泡」,升级到「卖全屋照明方案」被其认为是一个「必选项」。因为这里有更多的附加价值,有利润增长空间。

升级转型说起容易,做起来难。雷士先是在线下门店做升级,让顾客走进门店,能沉浸式感受到整个光环境,有下单意愿。但是,线下门店的客流是有限的, CIO 刘之瀚在思考:在「线上」做高端、做定制、做服务,到底能不能做得起来呢?

和卖单品不同,卖定制方案需要一家一户地沟通,针对不同户型落实不同的光线组合,比如几盏灯?放在什么位置?实现不同效果,通透还是温馨?除了销售,线下的渠道还需要产品顾问、设计师、装修师傅的配合。

可将这套服务流程搬到线上,业内连抄作业的对象都没有。雷士照明做了很多尝试,但效果都不理想。最后找到了企业微信,「我们认为做定制化、做线上化,企业微信私域是最优解。」

工厂要花多少钱,才敢说自己在做数字化转型?

通过企业微信结合微信拉一个 VIP 群,渠道的服务人员(通过企业微信)、客户(通过微信)和品牌方的人(通过企业微信)都在里面,订单的信息、报价的信息在这里面流转,最终还要客户去确认,相当于把 B2B 到 C 的链路打通了。这样做,有 2 个明显的好处:

第一,群里的人都带着官方身份,客户永远都能找到正确的人。设计问题找设计师,订单问题找销售,哪怕原来的对接人离职,后续的服务人员也能自动进群接手。

第二,品牌、渠道的服务人员、客户三方都在群里,品牌真正触达了消费者,深入到了渠道,能更好地从总部管理各个渠道的生意规模和服务质量,还能对门店服务的过程进行标准化管理。

过去渠道或专卖店比较强势而且封闭,品牌很难接触到专卖的数据,更别提业务模式和消费者。「原来渠道也抵制我们数字化工具,ERP 不上,进销存也不上,更别提营销工具了。」刘之瀚说。

这几年线下渠道在走下坡路,开始寻找更多机会,生存本能也让他们更有动力与品牌方协同去卖服务。

不过,渠道的能力原来很弱,做不了无主灯方案。为了让全国 33 个运营中心、近 3000 家专卖店、10 万多家门店三层网络的销售人员,快速掌握新能力,雷士照明充分利用企业微信进行培训。培训合格后的销售不仅知道全屋光环境都有哪些智控系统、哪些产品,这些产品怎么卖,甚至还能帮顾客做一些简单的照明设计。

企业微信还能集成公司现有体系内的诸多数字化工具,包括订单、SCRM 系统还有一些标签工具、设计渲染工具,一线销售可以随时调用,更好地服务消费者。

很多同行担心定制化的成本太高,刘之瀚给大家算了一笔账:雷士私域里做全屋光环境定制的客单价,平均一单在 8-10 万左右,原来的客单价在 50-100 元,是卖灯泡的两千倍。市场的回馈,验证了做私域、做服务、做转型,是难而正确的事,这个升级值得投入。

无独有偶,位于广东佛山乐平这个「千亿镇」的管道建材领导者的日丰集团,也通过企业微信升级客户服务,增加附加值。

这家不到万人规模的企业巧用企业微信,以四两拨千斤之势,率先在管道行业做出了「服务」的概念,为那句耳熟能详的「日丰管,管用 50 年」注入了新的含义。

日丰集团把产品和服务结合在一起,提供服务工程师上门对水管进行全面的检测。包括:辨真伪、测水压、验管路,从而让消费者不仅仅觉得产品好,也不会顾虑安装等服务问题。

日丰通过企业微信拉群、做线上直播,培训这些本不是日丰员工的、遍布全国各地的服务工程师,通过消费者反馈的数据去把控一线服务质量。

工厂要花多少钱,才敢说自己在做数字化转型?

对于转型,日丰集团首席信息官尹浪的看法是「根本容不得纠结。」 特别是在经济困难时,中小企业先活下去才有机会。如果一定要通过信息化、数字化解决问题,那没什么好说的,企业该投就投,甚至要比别人快,这样才能找到生存机会。

三、「螺丝壳」里的乾坤:45 人的低门槛数字化

从广州驱车一小时,就可抵达「东莞第一镇」—— 长安镇。这个只有 81.53 平方千米、常住人口 80 万的小镇,却培育出 7 家上市公司,全球知名手机厂商 OPPO、vivo,以及小天才等龙头企业。

在长安镇,有近 20 万产业工人为手机产业链服务,包括专为电子产品配套 USB—C 接口的钇虹精密。这是一家加老板在内才 45 人的小企业,6 年时间从一家纯手工线、占地不到 1000 平方米小作坊发展成拥有一座三层小楼、占地 4000 多平米的工厂规模,索尼、任天堂和小米都是他的客户。

钇虹精密所在这个行业利润也不高,也就 5%-10%,如果能通过「减少生产浪」费降低制造成本,也等于在经营层面扩大了销售额

通常,工厂出货前会在内部做一道产品质检,找出残次品再整批销毁。虽然大家知道被销毁的货里肯定有被误伤的,但不知道被误伤的到底是哪些。

钇虹精密的成品经由 3 道工艺,多数情况下,只要其中一个工艺出的一小批次出问题,也得全部销毁,因为没办法查出具体是哪个批次的问题。

小工厂最怕生产浪费?怎么减少浪费呢?

喜欢捣鼓软件、又做了多年品控的华建生发现,企业微信的「审批」功能可以 DIY,就自己搭建了一个「批号管理」的模板。成品出来后,工人都要填写一个审批单,上面备注成品背后的细节,比如每个零件的批号具体是什么。这样,查出残次品时,只需找到哪个工艺出了问题的同一批货就可以了,再也不用「一竿子打死一批货」。 

工厂要花多少钱,才敢说自己在做数字化转型?

除了减少生产浪费,还得稳住「产品质量」,毕竟靠过硬的质量,才能拿到任天堂、索尼的订单。

钇虹精密有 40 台自动化机器,可日产三十多万直焊式 Type-C 接口,除了部分分拣环节需要依赖人力,Type-C 连接器的绝大部分生产环节完成了自动化。有了自动化设备,就需要定期对规定部位「望闻问切」,以便早期发现设备故障隐患,及时加以修理调整。

过去小型厂的最常见的做法是,在机器侧面贴一张纸,工人每小时自己检查、打√。这个办法很容易被钻空子。一些工人会在下班前象征性地打一个√,有的工人甚至将点检做成了「月结」。

钇虹精密通过企业微信,搭建了一套「设备点检」模版,工人每次点检时,用手机拍照记录设备的情况,几点几分,检查了哪些点位,都有图有真相,品控检查落到实处。

工厂要花多少钱,才敢说自己在做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转型之后,我们在产量上提升了 10% 左右」,华建生介绍说,2023 年 1 至 6 月,钇虹精密销售量同比增长了 50%。

对于钇虹精密这样的只有 45 人的小企业来说,根本负担不起高大上的 MES,就算负担得起,MES 功能复杂有些用不上,对于学习能力普遍不强的工人来说,门槛也太高。

企业微信以一种轻量、灵活和经济的方式,帮助这样的小企业化解一些过去可能需要大价钱、高门槛、复杂的方式才能解决的问题。

尾声

截止 2023 年 3 月,企业微信上真实的企业与组织总数是 1200 万,企业每日通过企业微信服务五亿微信上的客户,企业通过企业微信私域成交 GMV 规模上千亿。

1200 万家这个数字中,大企业占其中较小的一部分,大量都是中小企业,也是中国企业最大的基数。很多中小工厂各种细碎事务,做起来也有不少卡点,虽然数字化能够解决,但为了节省开支,最后还是会用回传统的办法。

窥数斑而知全豹。企业微信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

从最简单、最日常的环节、以极低的门槛破冰,一根拉链、一个灯泡、一根水管、一个数据线插口这样寻常的日用品,也能在大规模生产过程中找到创新的源泉,往产业链更高地方攀升,获得更高的价值。 

数字化是什么?就是解决一个一个的实际问题。对很多传统企业来说,技术已经足够用了,但怎么用好技术,帮助精简流程、提高效率,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也不是随便上一个系统,就能跑起来。这就需要企业在日复一日中积蓄力量,不断精进,滴水穿石。

© 版权声明

关注公众号,免费获取chatgpt账号
免费获取chatgpt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