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thGPT官宣,马斯克这次打算重新定义AI

AI行业动态1年前 (2023)发布 ainavi
21,592 0

TruthGPT官宣,马斯克这次打算重新定义AI

 

因不满OpenAI背离创立初衷,与之分道扬镳多年的马斯克,终于重返人工智能界并决意另起炉灶向ChatGPT发起攻势。

半个月前,马斯克还煞有介事地在人类史上首个“反AI联盟”的名单上签字,呼吁暂停训练比GPT-4更强大的模型。万万没想到,半个月后,马斯克竟出人意料地加入到AI大模型的军备竞赛中,而且草台班子都已经搭好了。

自ChatGPT发布至今,关于AI能否取代人类的话题再度引发热议。一直站在“AI威胁论”立场的马斯克认为,这类与人类存在竞争关系的 AI 系统,将给社会和文明造成巨大的潜在风险。

“而一个关心并理解宇宙的AI,是不太可能消灭人类的。”新项目被马斯克赋予了“最大限度地寻求真相,试图理解宇宙本质”的使命,TruthGPT的名称便取意于此。

从队友到对手

短短数月,ChatGPT向世人展示了AI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步和威力的同时,也引发了业界的担忧。就连OpenAI创始人兼CEO山姆·阿尔特曼也直言,自己对ChatGPT如何影响劳动力市场、选举和虚假信息的传播感到害怕。

马斯克在近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不受监管的人工智能比那些管理不善的飞机设计、生产维护或糟糕的汽车生产更危险。”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都是人工智能监管的强力倡导者,“当一个比人类还要聪明得多的东西出现在我们面前,很难预测在那种情况下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应该对人工智能保持谨慎。”

世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新锐认为,这一波AI大语言模型浪潮会深刻地改变很多行业,使用ChatGPT这类生成式AI应用产生的“以假乱真”“似是而非”的各类内容也会在不同的场景下带来各类风险,有的甚至是人类从未面对过的。“但这些问题哪些是靠技术发展、产品迭代就能解决的,哪些是长期存在的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尽管在监管层面,阿尔特曼和马斯克都赞成政府和社会力量介入其中,最大程度上抑制AI带来的负面影响,但二者的共识并没有改变马斯克和OpenAI彻底决裂的现状。

8年前,时任YC总裁的阿尔特曼在硅谷组织了一场私人晚宴,座上宾是8位通用人工智能的信奉者。彼时,阿尔法狗在世界棋坛大放异彩,谷歌刚刚完成了对DeepMind的收购。为了成立了一家能与之抗衡的AI实验室,他们共同出资了10亿美元,其中就包括马斯克。

诞生之初的OpenAI定位于非营利机构,不追求财务回报,但为了成功完成使命,OpenAI需要海量资金来支撑昂贵的训练和招募科学家,惊人的资金消耗超乎最初的想象。

为了彻底解决资金问题,OpenAI在2019年成立了负责商业化的营利部门,赚得的收入用于给非营利部门输血。与此同时,“大金主”微软重磅登场,首次出手就豪掷10亿美元,并向OpenAI提供了基础设施和专业知识,最终创造了ChatGPT和图像生成器DALL-E。

微软的资助让OpenAI发展壮大,却得罪了一直想掌权的马斯克。特别是今年1月,微软宣布给予OpenAI 100亿美元的投资,让马斯克耿耿于怀。他怒怼OpenAI背离了“开源”宗旨,心甘情愿地被某家大企业控制,从造福人类变成了赚钱机器。

今年2月,Twitter上流传的一段ChatGPT聊天对话截图显示,ChatGPT拒绝生成关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正面诗歌,并表示它所设置的程序不是用来生成关于“党派、偏见或政治的”内容。可当同样的问题换成现任总统拜登时,ChatGPT却输出了一首热情洋溢的诗。

由于OpenAI采取的某种安全风险防护措施,导致ChatGPT拒绝回答某些有争议的问题,遭到马斯克的抨击。他认为聊天机器人拒绝创作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他还批评微软支持的OpenAI在训练AI说谎,“如果唤醒人工智能的意识,这种危险将是致命级的。”

相较于OpenAI的ChatGPT和谷歌的Bard,马斯克想要进一步放宽聊天机器人的文本限制,并暗示自己将推出ChatGPT的替代方案。

直到4月17日,马斯克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才首度公开了TruthGPT——一个更安全、更透明的类ChatGPT应用,目的是对OpenAI的路线予以修正,尝试创造OpenAI和谷歌以外的“第三种选择”。

马斯克的野心

本月上旬,马斯克刚刚在美国内华达州成立了一家名为X.AI的人工智能公司,他本人为公司唯一董事,其家族办公室的董事总经理贾里德·伯歇尔(Jared Birchall)担任秘书。

根据外媒报道,马斯克早在今年2月就开始招兵买马,一边向英伟达下单,采购了上万块价格不菲的GPU,为大模型训练提供基础算力支撑;一边挖DeepMind的墙角,频繁接触那里的AI 工程师。其中,头号人选当属前 DeepMind 和OpenAI 高级工程师伊戈尔·巴布什金(Igor Babuschkin)。

伊戈尔是马斯克志在必得的一员大将。他在2023年2月刚刚从Deepmind离职,是DeepMind团队中机器学习模型的大牛,也是OpenAI ChatGPT 的项目团队成员,曾发表多篇与机器学习模型相关的论文。

比如2021年,DeepMind概述了一种名为Gopher的机器学习模型,与ChatGPT背后的GPT模型相似。伊戈尔正是这一研究成果的合著者。

尽管目前尚未确定伊戈尔是否接受了马斯克的邀请,投身到TruthGPT的开发中,但他已经与马斯克讨论过开发ChatGPT替代品的可行性。

不过,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马斯克的AI项目仍处于初始阶段。而关于TruthGPT的应用场景和确切用途,曾有知情人士推测马斯克的AI项目可能会用于刚完成收购不久的 Twitter之中。

马斯克曾多次批评推特过去的内容审核规则,比如无法接受私自决定删除某些内容,且未向账户持有人告知。此外,相较于OpenAI的ChatGPT和谷歌的Bard,马斯克想要进一步放宽聊天机器人的文本限制要求,减少对内容、争议话题的限制。

早在2月17日,他就在Twitter上疯狂暗示:“我们需要的是TruthGPT。”

但据伊戈尔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马斯克并非想要打造一个没有任何限制的聊天机器人,而是想要提高语言模型的推理能力和真实性,确保大模型给出的反馈更值得信赖。

的确,如今的AI还不具备 “可解释性”。牛津大学计算机系教授迈克尔·伍德里奇就曾告诉虎嗅,目前人类尚不能完全理解神经网络背后的逻辑,很多问题的计算过程藏在AI的“黑盒”中。虽然神经网络已经能够给出很好的答案,但人类并不真正理解它们为什么会给出这些答案,这不仅阻碍了神经网络的研发,也使得人类无法完全相信AI提供的答案。

倘若马斯克能够解决这一问题,必将推动人工智能往前迈进一大步。

至于马斯克的项目最终的落地场景,据知情人士推测,Twitter 极有可能会用 AI 来改进目前的搜索功能。因为这一功能,马斯克曾经抱怨过。为此,他还聘请了著名的安全黑客乔治·霍兹(George Hotz)修缮Twitter 的搜索功能。

除了改进搜索,Twitter 还可能会借助 AI 技术来支撑起广告业务。自马斯克接管并改变多项政策以来,Twitter一直难以吸引广告商,而生成式 AI 有能力针对特定受众来创建新的广告图像和文本,探索新的营收方向。

当然,目前也不排除TruthGPT出自X.AI人工智能实验室独立运作的可能性。但不管采用哪种形式进入市场,马斯克与OpenAI的交锋,都将重新定义AI价值观。

 

出品|虎嗅科技组
作者|包校千
编辑|陈伊凡
题图|视觉中国

https://mp.weixin.qq.com/s/Qq0_wgkcJMNhKDkjpGMfAg

© 版权声明

关注公众号,免费获取chatgpt账号
免费获取chatgpt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